2015年6月11日 星期四

等待麻藥漸漸褪去的此時

趁牙醫不注意,我還是為了你偷偷地流了眼淚,對不起,因為我的疏忽,讓你變得像是現存的羅馬競技場,我看到你的真面目了,原來我竟是這樣的不珍惜你,原來你在堅固的保護殼下,十幾年來,被蛀蝕的如此嚴重,卻不讓我覺得有一絲一毫的不適。我真的該好好愛惜我自己身上的每個部位,這個爸爸、媽媽給予我的身體,原本她是如此的健康漂亮,但是已好久不曾如此了。我對不起我的爸媽,對不起我的身體,我對不起你,我最親密的戰友------牙齒。

沒有留言: